中央區觀光協會官方部落格

中央區觀光協會特派員部落格

通過中央區觀光協會實施的"中央區觀光審定",介紹出自登記特派員的觀光義工成員的中央區的"作為時令"的信息。

執筆者一覽

>>關於這個部落格

最近部落格文章


築地7丁目過去和現在

[五月的鯉魚的風幡] 2017年9月21日09:00

小田的第一(小田原町1丁目)昔日的波除的節日的照片和短上衣而來了。

請看。

因為這張照片的道路沒被鋪所以昭和30年代前半或者那個之前。

築地7丁目是老市鎮名小田原町1丁目。

 

波除祭.JPG 

在照片的建築物在叫奧林匹克的面包房的工廠小的時候去這裡買了。看這個,想起了,但是我的喜歡的麵包是在紡錘形麵包中間插入火腿的火腿麵包。

奧林匹克認為銀座有了商店。

 

築地7丁目。JPG

<<<現在,變化這麼樣了 >>>

 

 

小田的第一短上衣_1.JPG 

小田的第一短上衣_2.JPG 

小田的第一短上衣_3.JPG

 

小田的第一短上衣_4.JPG

 

和照片一起出現的是這個小田的第一短上衣。在昔日的照片的各位或許穿著這件短上衣吧  

 

 

"絕技!明治工藝的漂亮的"展

[江戶的瑪莎、堀內] 2017年9月20日16:00

從也被說日本的工業革命的時代的江戶到明治時代的工藝專業的作品被在三井紀念美術館和現代作品一起展覽。

 

超過250年繼續的江戶時代,那件作品群被從許多的手工業正繁榮興盛的時代,江戶後半期到明治以大名為對手開始出口,這樣的工藝品,也在國外出名的東西多。
使我們的眼睛在陶磁,木刻,獠牙雕刻,自在的陳設品(動物作為主題的東西大量的哪裡的關節部分自在地移動到的工藝品)等的豐富的主題高興。

 

那些作品的主題人們認為有切身關系的東西仍然多,把被展覽的東西排列成行的話,
為了龍蝦,螳螂,鳥,癩蛤蟆,黃瓜,櫻花,秋刀魚,蛇,蕃茄,柿子,葡萄,松茸等的自然的對成形的感動是這些作品的原動力能想。

 
→被到12/3展覽。

 

ck1515_20170919 (1).jpg

--------------------------------------------------------------------------

對1[七寶]並河靖之《蝴蝶花的圓的唐草文花瓶子》

清水三年阪美術館倉庫

 

ck1515_20170919 (2).jpg
--------------------------------------------------------------------------

2[七寶]並河靖之《紫陽花圖花瓶》

 清水三年阪美術館倉庫

 

ck1515_20170919 (3).jpg
--------------------------------------------------------------------------
3[日本漆器]柴田是真《古墨型藥丸盒》

 

ck1515_20170919 (4).jpg
--------------------------------------------------------------------------
4[日本漆器]赤冢自己領會《藤花蒔絵提簞笥》

清水三年阪美術館倉庫

 

ck1515_20170919 (5).jpg
--------------------------------------------------------------------------
5[獠牙雕刻]安藤綠山《黃瓜》

 

ck1515_20170919 (6).jpg
--------------------------------------------------------------------------
6[獠牙雕刻]安藤綠山《蕃茄》

清水三年阪美術館倉庫

 

ck1515_20170919 (7).jpg
--------------------------------------------------------------------------
7[木雕]旭玉山《銀杏鴿子圖文庫》

清水三年阪美術館倉庫

 

ck1515_20170919 (8).jpg
--------------------------------------------------------------------------
8[自由]高瀨好山《飛鶴吊香爐》

 

ck1515_20170919 (9).jpg
--------------------------------------------------------------------------
9[金屬加工]宗門大雄殿《鑲嵌銅香爐》

清水三年阪美術館倉庫

 

ck1515_20170919 (10).jpg
--------------------------------------------------------------------------
10[金屬加工]正式巴結,是彌勝義《群雞圖香爐(螳螂)》

清水三年阪美術館倉庫

 

ck1515_20170919 (11).jpg
--------------------------------------------------------------------------
11[陶磁]稻山榮利子《Arcadia》2016年

 

ck1515_20170919 (12).JPG
--------------------------------------------------------------------------
12[木雕]前原冬樹《一刻:在盤子秋刀魚》2014年

 

ck1515_20170919 (13).jpg
--------------------------------------------------------------------------
13[木雕]大竹亮峯《飛翔》2017年

 

ck1515_20170919 (14).jpg
--------------------------------------------------------------------------
14[金屬加工]髙橋賢悟《origin as a human》2015年


  

三井紀念美術館→最近車站是地下鐵銀座線的三越前站

詳細是這裡URL http://www.mitsui-museum.jp/

各圖片三井紀念美術館的變得。二次利用堅決拒絕。

 

 

知道ginzakomatsu"空中神社"嗎?

[絕種紫色] 2017年9月20日09:00

100_2510.JPG 100_2508.JPG

100_2506.JPG

銀座的百貨商店以及大樓的屋頂以銀座三越屋頂的"銀座出世地蔵尊"為首有許多神社。這次介紹的"空中神社"在ginzakomatsubiru西館7樓的屋頂。好像是被2012年的改修時和屋頂庭園一起做的東西。我在從朋友聽之前全然不知道。"再現使三輪山當做神身體的奈良的大神(omiwa)神社的原型,好像正去在鳥居的內部的磐座位"()據指南說迎接大人物主人大神。臉盆好像被是由京都的太閤石做成。從11點到20點被公開,從在7樓的咖啡廳的旁邊的台階放進去。是幾乎好像沒被知道,在清新的心情用像屋頂全體獨占那樣的豪華適應的地方。這個三輪明神正是"空中神社"。

 

ginzakomatsubiru銀座6-9-5 

從按照鈴蘭的原樣原封不動的com姑娘損失的有的ginzakomatsubiru西館的7樓到屋頂。

自由地放進去。

 

 

只葉子學校發源地和關東學院的起源東京中的學院發源地

[結果] 2017年9月19日18:00

你好,看,是糨糊

這次去了只葉子學校發源地和關東學院的起源東京中的學院發源地。

 

明石小學旁邊的道路,佃大橋西面十字路口的人行道有了紀念碑。

那個附近有東京中的學院發源地的石碑。

 

夏天的道路的反照是很炎熱的日。

 

●只葉子學校發源地

正在1875年在(1875),橫濱進行基督教的傳教和教育慈善活動的太陽商城修道會的傳教士開辦的"築地語言學校"是只葉子學校的全身。搬遷到(1909),千代田區六番町在1909年了。是總覺得在看像在道路一側的心那樣的1對的石碑的話好像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ck1503_20170919 (2).jpg 

 

●關東學院的起源東京中的學院發源地

附近從只葉子學校發源地的石碑有東京中的學院發源地的石碑。

美國浸禮教徒傳道協會在9築地居留地42-43(中央區明石町)在(1895)9月10日成立東京中的學院的用開端在1895年做關東學院。

ck1503_20170919 (1).jpg 

 

從只葉子學校發源地的石碑經由東京中的學院發源地的石碑,到明石小學在道路通過的話對聖路加看護大學和聖路加國際病院出來,休息也能夠是對面的聖路加花園。

而且,用聖路加國際病院前的信號機前往前方築地7丁目方面,出來的話能來到akatsuki公園。

 

在風景與在播磨國家(兵庫縣)明石的"明石的海灣"明石町,相似的地名的也被說由來了。

 

<參照>

"只葉子學校發源地"石碑

"關東學院的起源東京中的學院發源地"石碑

多達"走路,知道的中央區的臀部百科全書"監修中央區觀光審定委員會

按照"中央區區域不同的導覽地圖築地"中央區觀光協會發行(2014年9月)

 

 

在谷崎"童年時代"走路的(2)

[CAM] 2017年9月19日09:00

對"鎧橋"的公告牌,谷崎潤一郎的"童年時代"被引用。周圍的風景過後被在這個被引用的部分之前好好描寫。

 

 鎧橋在(1872)在1872年造橋。被對鋼架製造的桁架橋在(1888)在1888年交換,市內電車甚至在橋上從大正到昭和奔跑過。被在(1957)在1957年現在的東西交換了("臀部百科全書;"26)。 因為是被雜誌"文藝春秋"連載的東西所以被從1955年(1955)4月到明年3月敘述說"據說鎧橋變得老朽,被拆除"的"在童年時代"是這個恢復前面的事情吧。

 短期到濱町移動了之後谷崎家搬遷到南面茅場町了。

 
"童年時代"被引用的鎧橋說明版

IMG_3564.JPG

 
 我在濱町的家了僅僅幾個月,對南面茅場町的45門牌在1891年的秋天的東西之間拉,好像移動了。・・・・・

・・"鎧橋過去說鎧的交付,沒有了asukoniha橋"的話被在兒童的時刻聽過了,但是因為茅草場橋這個橋現在在下遊能夠,據說鎧橋變得老朽,被拆除所以在我沒再次出生的昔日是復tta意思。

 

 右側有兜町的證券交易所,但是為好,脫離而在並行的下一像在左側的第一次的像和表茅場町和背後茅場町據說從小網町的方向來,越過原來的鎧橋。・・・・・・・

 

 在下一個tekaramo,母親以及老太太討厭,并且被到茅場町帶,去本家像每天那樣玩的沒有變化了。距離大體上和濱町的時候大致相同,并且是5,六丁。在表茅場町越過出來,鎧橋在勝見的橫街從背後茅場町朝小網町的方向左轉,馬上又右轉彎,穿過米屋町。因為甚至我以及老太太的腿是15分左右的路,雖然是沒有地鐵和汽車的時代在越過鎧橋可是的時候必須朝對面的人道的方向越過廣闊的往來所以不被人力車軋的老太太拼命注意了我。那時份的橋因為1段高,并且從路面有斜面從橋跑,下來的人力車是惰性所以,并且不能急剎車,可能有意想不到地危險的事情。為了新大橋或者世代橋還是舊的木橋的東西鎧橋此時在沿著街上的不許多的鐵路橋中的一個想。我在去復rini橋的中途站住,注視日本橋川的水的潮流是日常習慣了,但是為了橋而不是視詰meteiruto,水向逼迫臉,出現在鐵的欄桿在橋下的水的方面流動的動看得見了。我從茅場町的方向又被傳遞,是總是在好像作為在上流的兜町的岸的澀澤家的陪貴人說話話的建築物感到奇怪的心情,并且不厭倦,注視了。現在haasukoni日期證大廈正建起來,但是,在那條河的緣的最初,原來正好和石頭崖接觸,有威尼斯像一樣的通道以及柱子的黑體字式殿堂出席水,正建起來。在明治中期的東京的中心構築那種異國的古典愛好的宅邸的是誰的想法?在彼岸的小網町河岸無幾棟而排著儲藏室的白壁,如果稍微在那個最初轉彎的話,為是江戶橋以及日本橋馬上正讓衹那個1城郭像石板刷的西洋風景畫那樣離開日本,伸展的空氣漂流。但是一定和周圍的水或者市鎮不是不相稱,并且由於前面的潮流來來去去的點火者以及大舢板以及達磨船正與吊車同樣地調和盡管那樣奇怪了。("南面茅場町的第一次的房子;"73)

 
 We lived at the house in Hama-cho for only a few months, moving to No.45, Minami Kayaba-cho, sometime before the autumn of 1891. ・・・・・・

I remember being told as a child that there had been a ferry-crossing where Yoroibashi bridge then was; now the bridge is gone again, torn down because of dilapidation and replaced with the new Kayababashi bridge further downstream. Thus in a sense we have come full circle, back to what things were like in the old days, before I was born.

 Coming from the direction of Koami-cho, at the point where the old Yoroibashi bridge crossed the river, you saw the Kabuto-cho stock exchange on the right. The first road to the left was called Kayaba-cho 'Front Street', while the next, paralleled to it, was 'Back Street'. ・・・・・

 Even after the move to Minami Kayaba-cho, I still went almost daily to visit the main house with Mother and Granny. The distance was no more than it had been when we were in Hama-cho-some five or six blocks. We passed from 'Back' to 'Front' Kayaba-cho vis the Katsumi side street; crossed Yoroibashi bridge and turned left toward Koami-cho; then turned right and passed thorough the rice dealers' district. It took only fifteen

minutes, even for Granny and me. There were as yet no streetcars or automobiles about, but Granny always warned me to be careful not to be hit by a rickshaw as I crossed the wide road beyond Yoroibashi bridge to get to the pavement on the other side.

The bridge was at that time raised somewhat higher than the surface of the road, and sloped down to meet it; and the rikishaws that sped down the slope often found it impossible to make sudden stops, so it could be quite dangerous. Yoroibashi was one of the not-so-numerous steel bridges then in Tokyo, while Shin Ohashi and Eitaibashi bridges were still made of wood. I used to stand in the middle of it and watch the flow of the Nihombashi River. As I pressed my face against the iron railings and gazed down at the surface of the water, it seemed as if it were the bridge and not the river that was moving.

Crossing the bridge from Kayaba-cho, one could see the fantastic Shibusawa mansion rising like a fairly-tale palace on the banks of Kabutocho, further upstream. There, where the Nissho Building now stands, the Gothic-style mansion with its Venetian galleries and pillars stood facing the river, its walls rising from the stony cliff of the small promontory on which it had been built. Whose idea was it, I wonder, to construct such an exotically traditional Western-style residence right in the middle of late nineteenth-century Tokyo? I never tired of gazing at its romantic outlines with a kind of rapture. Across the river on the Koami-cho embankment were lined the white walls of innumerable storehouses. Though the Edobashi and Nihombashi bridges stood just beyond the promontory, this little section of Sitamachi had a foreign air, like some scenic lithograph of Europe. Yet it did not clash with the river and surrounding buildings-in fact,the various old-fashioned barges and lighters that moved up and down the stream past the'palace'were strangely in harmony with it,like gondolas moving on a Venetian canal・・・        (54)

 
鎧的交付遺跡的說明版,并且在鎧橋被在(1872)在1872年架設之前渡口繼續存在了。("臀部百科全書;"25)

IMG_3560.JPG

 
在茅草場橋從鎧橋上出席。這座橋的南面詰問的打中過去稱為茅草場河岸,是未滿茅草,堆積的堆放處。和今天的茅場町的由來一樣,橋名也由來於這個。現在的橋被在(1992)在1992年老橋的老朽化重修的東西("臀部百科全書;"25)。

IMG_3559.JPG

 
隔著鎧橋從日本橋小網町在證券交易所出席

IMG_3558.JPG

 
盔甲神社,在這前面的高樓日證館大樓,在這前面的樹木靠自己這邊是日本橋列車時間表大廈

IMG_3561.JPG

 

 

 

岸田劉生的老家在銀座2丁目的藥房"輕鬆善行堂。"父吟香的活躍樣子!

[佃nousako] 2017年9月17日14:00

以描寫女兒的側臉的"麗子像"出名的岸田劉生的老家在面向銀座2丁目的銀座中央路的地方了。現在在Melsa的有的銀座貿易大樓的南面一半,地上在有花店的地方地下成為。地下鐵有樂町線、銀座1丁目車站9號出口立刻。

 

父親的岸田吟香作為記者、實業家在明治期非常是活躍的!介紹那種樣子。

 

活躍患那個①幕府末期,眼病的吟香拜訪橫濱的醫生hebon博士。hebon博士,我們使用的護照的名字的羅馬字現在是做表示的原的人,但是是日本,并且,吟香編纂第一次正式的日英語詞典"日英語語林集成"和hebon博士一起在那裡!詞典的名字也也被認為是吟香的命名!!

  

活躍是那個②東京天天報紙,現在的每日新聞,并且作為第一次隨軍記者在日本前往台灣,那個參軍記是好評!

 

活躍是在編撰幫助的感謝從那個③hebon博士被給與的眼藥水的藥方箋,并且在1878年打開藥房"輕鬆善行堂",銷售眼藥水"精錡水"。獲得很大成功!在房屋的結構上,在室內累積煤塵,是對有許多患眼病的人的日本來說非常劃時代的眼藥水。迄今為止,用軟膏,水型的藥是是第一次了。

 

輕鬆的善行堂280400.jpg

 

活躍那個④吟香初次向報紙在日本提交藥的廣告。如果在報紙上刊登公告的話,在注意銷售額上漲的日本是第一次人!!

 

那個⑤吟香現在在說的福利事業開始取得活躍。取得輕鬆的善行堂的輕鬆的善行,在1880年打開"輕鬆的善行會訓盲啞院",當盲人教育的時候有!!那個,被承接現在當時在日本在"築波大學附屬的視覺特別支援學校"唯一的國立盲人學校。被建設的地方將近現在的築地場外交易市場以及公園裡有碑。順便建築物的設計作為外國人雇員來日本,是活躍的josaia·神鷹。

 

地図.jpg楽善会訓盲院.jpg 

岸田劉生正作為這麼樣活躍的吟香的4男人在1891年出生。

一邊"聽鐵道馬車的鈴聲,一邊,在在1929年在銀座懷古的隨筆"新古細句銀座通,"在那裡"長大了的話正開始寫青年時代。

 

第一次私營鐵路、馬車鐵道正在當時的銀座中央路在在1882年從新橋在日本橋開通的日本行駛。

 

岸田吟香正把那個終身72歲在1905年閉起來。

 

 

 

 

 
1234567891011